“颜……轻盈。”

听到那个颜字在他的口中说出来,我下意识的战栗了一下,就看见那个漆黑的影子慢慢的朝我俯下身来,虽然我看不清,但那炙热的呼吸却越来越近的接近我,一直到几乎贴着我的鼻息,黑暗中只能感觉到那种如野兽狩猎一般的目光盯着我。

他来找我,意料之内,情理之中。

但,就算我再怎么知道他会来找我,却还是有些压抑不住的微微颤抖着,尤其听到他念那个名字的时候。

颜——轻盈。

他既然怀疑我的身份,不可能不去查,而我在失忆的时候对他说的那些话,经历过的那些事,每一件每一桩,都无不昭示着我的过去。他是何等聪明的人,我猜想现在他对我的身份,应该已经有了至少八成的认定,最后这两成,只是要一个断定。

或者说,要我一个亲口承认。

做了这个断定,这个承认之后呢,他又会怎么对我?

想到这里,只感觉一阵寒气彻骨,我的肌肤在他的手掌下微微的颤抖着。从踏入这个皇城的第一天,我就很清楚这其中是多大的阴谋,又对这天下有多大的影响。裴元灏或许可以容忍我杀过人,容忍我心机深,容忍这个后宫里任何一个女人的明争暗斗,谋算人心,可一旦威胁到他的皇权,江山——我不认为任何人可以例外。

连南宫离珠,都不可以!

想到这里,我轻轻的开口:“皇上,有何吩咐?”

一听到我的声音,他似乎也痉挛了一下,手掌下意识的一用力让我一下子近乎窒息,我瞪大眼睛看着他,眼中的绝望和恐惧在一瞬间似乎一下子刺中了这个男人,他的手指一僵,又松开了。我只觉得胸口一松,立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而他的呼吸慢慢的靠近,一直靠近到了我的耳边,滚烫的吐息吹在我的耳畔,烫得通红。

呆呆的站在镜子前

“岳青婴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颜轻盈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告诉朕,你的十句话里,可有一句真话?”

我的背脊凉了一下,抬眼看着他,咬着牙笑了一下:“皇上跟微臣说笑了?”

“你,还敢骗朕?”

“微臣岂敢欺君?”

他的眼睛,在漆黑的夜色中也丝毫掩不住那近乎野兽一般的精光,如今就近在咫尺的,深深的看着我的眼睛,好像要将一切真相从我的眼睛里抓出来一样。而我,反倒镇定了下来,平静的与他对视。

你要看,我就让你看。

你要抓,我就让你抓!

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我的目光始终没有胆怯,而他眼中那入刀锋一般的精光,愈加锋利,好像要割伤人。

他磨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好像恨不得咬掉我一块肉似的,然后在我耳边慢慢道:“你觉得,三天之后,你还能这么说?”

三天……

三天,查不清一个十几年前的无头案,但也许足以查清一个人的身份了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仍旧笑了笑:“皇上不是说了吗,三天之后给微臣断案,至少这三天里,微臣还是清白的。”

“那三天之后呢?”

“三天之后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在我的耳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最终像是将什么恶狠狠的压抑了下去,然后带着恶狠狠的口吻道:“好,朕也要看看,三天之后,谁清!谁浊!”

说完这句话,他的手放开了我的脖子。

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缓过来,大口大口的吸着气,可这个男人虽然放开了我,却并没有立刻离开,恍惚中那高大的黑影还坐在我的身边,那种让人压抑的感觉,也还在心头。

我轻抚着胸口,睁大眼睛看着那一片漆黑,却也不知道,到底有没有看着他。

这个时候,我却反倒有了一种恐惧的感觉。

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感觉不到,像是一个彻底没有感知的人,陷落在完全黑暗的世界里。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下意识的想要说什么,可刚一开口,就贴上了一个滚烫的东西。

滚烫的,有些柔软,却附着着他的气息。

一旦意识到那是什么,我的脑子骤然炸开了一样,立刻伸手就要推开他,可刚一伸手,就被他抓住手腕用力的扣在了身体了两侧。

“不——”

我惊呼了起来,他的力气虽然那么大,动作那么粗鲁,可意外的,他的唇却没有一点侵略性,从头到尾,只是轻轻地贴着我,肌肤间的摩挲那么轻,那么细密,几乎连唇上每一条纹路都能感觉到。

那种感觉,让我后背都有些发麻,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也不敢再轻易的乱动。

生怕下一刻,会遭到最毫不留情的侵袭。

时间,一点一点的过去。

他还是没有动作,只是那滚烫的唇熨帖在我的唇上,随着他的呼吸和我的悸动,仿佛在轻轻的摩挲。

这间屋子里,有着我和他之间最旖旎的过去,曾经那些夜晚,甜蜜的,温柔的,指尖最轻柔的抚慰,舌尖最甜腻的缠绵……也有我最沉痛的过去,仿佛噩梦一般的血夜!任何一个动作,都可能开启那些回忆,我和他,都那么小心翼翼的。

心,跳得很快,和呼吸一样紊乱,我甚至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颤抖,因为压在我身上的那具躯体那么滚烫,我甚至害怕两个人相连的地方会有火花,而他粗重的呼吸,夹杂着两个人的缠绵气息,给这间屋子都染上了一种诡异的旖旎之感。

那是一种,痛的旖旎。

过了很久,感觉到他的唇轻轻的开阖。

“你还记得吗?”

“……什么?”

“记得这里吗?”

“……”我的手被他扣着,也在发抖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青婴……”

他突然喊这个名字,让我的全身都颤抖了一下。

“朕还记得这里,”他说着,声音却透着一丝疲倦,也有一些异样的,刻意的温柔:“朕一直,记得这里。”

“……”

说完这句话,他狠狠的在我的唇上印了一下,我还没反应过来,被禁锢的双手也松开了,只感到身上一阵凉意,就听见大门被猛地打开撞在墙上,在黑夜中发出让人心惊的声音。

那个高大的身影,冲了出去。

我躺在床上,整个身体都像是有些麻木了,过了很久,才慢慢的抬起手,颤抖的手指抚向嘴唇。

明明是滚烫的,却有一种异样的,像冰一样刺痛,让我一下子缩回了手。

三天的时间,其实并不长。

就算是软禁,我的日子也过得不差,来照顾我的两个孩子似乎刚进宫不久,还来不及弄清楚这宫里的一切,也没有学会扒高踩低、落井下石的手段。对我不仅客气,还很听话,玉公公也时常来照拂。

虽说是软禁,日子倒过得格外的悠闲起来。

但是,当然不会是真的悠闲。

那块名牌,关系的不仅仅是一个命案,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,如果一些人,一些事,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就先闹了出来,那对这个后宫,乃至天下,只怕都是一场浩劫!

我一点一点的算着时间,也算着他们做事的时间。

到了第三天的傍晚,我很早就打发那两个孩子走了,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,等着暮色慢慢的降临,将我的影子一点一点的拉长。

那种安静的,只剩下风声的感觉,让我想起了很多事。

包括过去,在这个地方度过的每一天,第一天夜里,从梦中惊醒过来,发现自己陷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就这样陷落进去,一直到记忆里的最后一幕,我躺在血泊里,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冷。

心也一样。

想到这里,我深深吸了口气,起身走回了屋子。

一夜,无眠。

睁大眼睛守到天明,对我来说已经不陌生了,那两个孩子倒是勤快得一大早就起床,过来服侍我梳洗,正要准备换上衣服的时候,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。

那小太监急忙跑出去应门,过了一会儿,玉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走了进来,手里捧着衣服。

我微微蹙眉,难道问审,还要换衣服?

玉公公已经上前来:“岳大人,这是皇上赐的,请岳大人更衣后,随奴婢走吧。”

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,看着那衣服,不是囚服,也不是宫装,倒像是集贤殿的正装。

让玉公公这样郑重其事的来请我,也不像是要问审的样子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我轻轻道:“玉公公,这是要做什么?”

玉公公毕恭毕敬的道:“岳大人,今日皇上在大殿设宴,百官都要临席。”

“那我……”

“傅大学士,与刘轻寒大人,也要出席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的心咯噔了一声。

百官同宴,傅八岱和刘轻寒也要一同出席,这难道是裴元灏要正式引见傅八岱师徒给朝中百官了?!

这件事,原本就不那么容易,我也很清楚,所以他才会拖延至今,可是,今天设宴——

今天,不是要审我的日子吗?

为什么,是今天?小天仙直播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