辰旭,在过去只掌握两种法术。

第一种是变人变猫;

第二种是变大变小;

恭喜他,现在貌似开始掌握了第三种法术,终于像个妖……哦不,是神了。

当他们吃完最后一口泡面,并且擦干净嘴巴的时候,就是那么巧的——那沙漏里刚好掉下了最后一滴沙。

“卧槽!等等!我、我还没吃完啊!再给我一次机会,至少也要等我吃完再开战啊!喵的,为什么你们都吃完了,就我还没吃完!”巨猫慌慌张张地搁下爪子里的神兽级泡面桶,一边伸手想要将沙漏再倒过去一次!

朔月赶紧按住了他的爪子,阴沉沉地盯着他:“师父,不要再来第二遍了!”

因为,他们身后的祭坛上已经发出万丈七彩光芒,很明显,封印已经解开了。

漫长的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,被压缩在了一个小沙漏的时间里,多好。

但这蠢猫竟然因为自己拿着的是超大号泡面桶、因为自己没有吃完泡面,还想再来一沙漏!

逗你喵个逼啊!

“可是我还没吃完。”巨猫呜咽着,举起泡面桶,仰头喝了一口汤,泪水流了下来。

活着如花一般的女子

朔月无语,真想一巴掌拍过去:“……师父,你这样就太作了,你知道不?为了一口泡面你就哭成这样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虐猫呢!行了,快点儿,要吃就赶紧吃,用不着再倒一回沙漏了。大不了你先吃着,我们跟镜子看看情况先杀过去抢你的真身!”

巨猫喝着泡面汤,眼泪哗啦啦地流:“我真怕,以后再也不能吃到这么美味的泡面了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朔月抽抽手,封印已经解除,也是时候该上场了。

但是巨猫却抓着她的手不放。

“???”朔月不解。

巨猫一边喝着泡面汤,一边呜呜地哭:“我真怕,以后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了。”

朔月青筋暴跳(╰_╯)#:“臭师傅,不要把我和泡面相提并论啊!”

“总之,我就是怕嘛!”巨猫哀嚎着,高高仰起头,用叉子把桶里面的最后一口面和汤都吞了!

朔月:“……”

内心有一万个mmp,不知当讲不当讲!

当巨猫喝完最后一滴,

他忽然闭上眼睛,歪头倒下;

而那巨型泡面桶也掉落在地上,骨碌碌地转到了别的地方。

朔月吓了一跳。

“师父?”她叫了一声。

但是巨猫像是死了一样,一点反应都没有,甚至,身形还一点一点地缩小,变回了原来的大小。

朔月的心莫名奇妙地慌乱了起来。

但是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对她说:假的假的假的,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辰旭的身上?而且这完全毫无预兆啊!悲哀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逗逼的身上呢?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,说不定是逗逼在和他们开玩笑!你想想他前面那么作!所以怎么可能下一秒就惨绝人寰!

“师父!”她跪在黑猫的身边,此刻,祭坛上站着的是谁,将要发生什么样的事,她已经完全不在意了!

她在意的是她现在看到的这只猫!

玩笑。

肯定是个玩笑。

逗逼怎么可能认真地悲剧嘛,肯定是在开玩笑的!

她觉得黑猫是在装死,但是当她的指尖触碰到黑猫的身体的时候,那没有温度的冰冷、没有弹性的柔软,都在确确实实地告诉她,这是一具已经死去多时的尸体。

what?

什么鬼?

发生什么事了?

她脑子顿时变得混乱起来,不知道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又不知道要问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这时候她看见了黑猫旁边放置着的小沙漏。

就像是看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。

她赶紧把沙漏倒过来,然后看向黑猫,多期待当沙子倒流时,奇迹会发生。

但黑猫没有任何动静。

司空镜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,说:“这毕竟只是一个道具,道具在你的手里是道具,在猫儿的手里才是神器。”

这时她才想起来问别人:“这到底怎么了?我师父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“那边。”司空镜指着祭坛,对她说:“别难过呀,你们俩怎么可能会悲剧结局?只不过时候到了,一个肉身的复苏自然会导致另一具肉身的覆灭。只不过换个形式罢了,你们又不是真的要分离。”

“嗯!”朔月的理智这才慢慢地回来,她擦一把鼻涕,忍不住嘲笑自己大惊小怪了,这又不是多大的事情,辰旭迟早要回到自己肉身之中的,不是吗?

她早就知道这件事了,只不过从来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而已!

可是,

司空镜的解释是那么的理所当然,而他们也早有预料,

可为什么……

为什么当她凝视到地上那冰冷而娇小的肉体的时候,她会心如刀绞,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呢……

“打起精神来,月月,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司空镜拍拍她的肩膀,给她打气。

“嗯!”朔月点头。

而这时候,少女已经看到了祭坛上出现的封印,她看见了封印里面的那个人,那人还在沉睡,并没有苏醒的迹象。她的表情似乎料到了、但又有点严肃,肃穆得与之前犯二时截然相反,自带凛然之气。

“真的是他……!”少女呢喃着。

朔月也早就才出来少女和辰旭是认识的,所以在少女认出辰旭之后,她对少女说:“日,我师父过去是不是吃掉了你们家太多东西了?”

少女看了她一眼,眼神有些古怪:“他不吃东西。”

“!”

“我认识的、和你认识的,截然不同!”少女说。

“?!”朔月直接就懵逼了,那边的辰旭和这边的辰旭还能不一样?他们不都是同一个人吗?

少女不再和朔月多说一句话,她提前捏好法诀,做好了迎战的准备:“不管怎么说,不管你师父是谁,不管被封印的是谁,也不管那女人是谁,今日我都将竭尽我所能,将所有不洁的、邪恶的驱逐出我族禁地,护佑我族众人万世平安!”番茄社区三级直播